我和我的男人 - Dino教會我們的事

欧阳文风
August 31, 2015

后来,我们分手了。不是因为Dino,也不全是从牠开始,但肯定是牠让我们发现,我们有太不一样的价值观。那时我们俩终于明白,爱不是全部,只有爱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分手的时候,Angel对我说:Dino跟你会比较幸福,因为狗狗需要的是主人, 不只爱牠,也能管教牠。狗狗最后跟我。他则在自己的手臂刺青了Dino的照片。



  我的狗狗Dino 今年十岁了。对狗而言, 算是老狗了,至少步入老年。

  我领养牠时,只有两岁半,在弃狗中心领养的。据说是流浪狗,无名、无姓、无史可以考察。领养中心的人只知道一件事:这只狗狗完全不爱吃东西,可以一星期不进一口狗食。后来,中心的人灵机一动,给牠猫食,牠竟然二话不说,吃个精完。后来,他们以猫食喂牠,直到我把牠带走。

  我这个人是非分明,怎么可能猫狗不分,坚持狗必须吃狗食。结果牠竟然一星期不吃。我拿牠没办法,坐在牠旁边不停晓以大义。最后牠竟然乖乖听话,从此脱离猫样;体重三个月增加20磅,恢复正常。




圖片來源:http://s2.buzzhand.net/


  Dino是一只很需要爱的狗狗。我不在家,牠不吃饭。牠喜欢一家团圆的气氛, 或许和他曾经是流浪狗的经历有关。刚领养牠时,有时半夜,会被牠哭声叫醒。原来牠在发恶梦。我忍不住在想。或许牠正梦到从前。

  牠两岁半成为我狗狗时,我和Angel 在一起。Angel有点怕牠,不敢太过亲近; 因为Dino 75磅,而且是属于斗牛犬一族,样子不是那么可爱。但牠是混血狗, 只要牠不张开大口,样子并不可怕,看过牠的人十之八九以handsome形容。但只要牠一张口大嘴,形像大灭,完全斗牛犬的恶相。牠教会我的一件事就是:静静坐着沉思时,必须双唇紧闭,这才有哲学家的气质 ; 否则张着口呼吸,只有痴呆样子,甚么形像都没了。

  Angel爱牠,但不敢新近牠。直到半年以后。可是一旦亲近,却宠得牠不像話。不只给牠人食,结果牠更有籍口不吃狗粮;而且,在外遛狗时,完全任牠行动。结果本来是人遛狗,变得狗遛人。

  结果,我和Angel开始争论。

  我有我一套教育方式,他有他的一套。我坚持Dino是狗狗,我们必须将牠视为狗来养。但Angel却爱牠过份,把牠当人来爱,坚持不能威权教育。Dino夹在中间,其实狗狗得益。这情况维持下去,对人对狗都不好。Dino到底还是狗狗,结果难免无所适从。有了Dino,我终于领悟,其实Angel和我,我们并不适合彼此。

  后来,我们分手了。不是因为Dino,也不全是从牠开始,但肯定是牠让我们发现,我们有太不一样的价值观。那时我们俩终于明白,爱不是全部,只有爱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分手的时候,Angel对我说:Dino跟你会比较幸福,因为狗狗需要的是主人, 不只爱牠,也能管教牠。狗狗最后跟我。他则在自己的手臂刺青了Dino的照片。

  我不晓得他知不知道,有时爱了就爱了,不管适不适合,分手以后,一切其实都分不了,都烙印在心里了。有如刺青,是疗愈的伤痕。



作者简介

有人说我是天使,有人以为我是魔鬼,有人讥讽我想做英雄。我说,我只想说真话,做一个真诚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