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鲁觉得对的事 - 父权凝视:「性别弱势」的相互压迫

汪壬捷
September 05, 2015

我曾在一所中学执教过一段时间。那所中学的校规里,其中一条规则是禁止同学之间发生同性恋情,违者最严重的惩罚是被开除学籍。某一天,一对女学生因牵手被我同事抓个正着。我同事严厉地将她们俩训了一顿,並记录在案要她们保证以后不会再犯,做个「正常」的学生。但最耐人寻味的是,私底下我知道那同事是个同性恋



  在学习女性主义的时候,曾经读到对女性生活进行压迫的「加害者」,除了男性之外,女性本身在某特殊情况下,也是会对同为女性的另一方进行剥削。

  这是因为前者长期被「父权社会」所影响,虽然也是受害者,但却不会争取自身权益,反而转过头化身帮凶,来欺压其他女性。

  拿传统华人的婆媳关系来说吧,这是其中生活上最典型的例子。

  一般人所谓的关系几乎都不是正向的,好象多年媳妇熬成婆之后,理论上应该比较同理媳妇的立场,愿意对儿媳有不同的对待与做法。但十之八九的案例却恰恰相反,婆婆本身也曾遭受的不平待遇,却无法在自己成为婆婆之后善待媳妇。

  更令人称奇的是,母女之间似乎也存在着这种现象。例如一位受性别歧视的母亲,在女儿出嫁之后,受到婆婆压迫时,做母亲的没有仗义执言,反而要求女儿妥协。

  上述例子中似乎可以做出结论,女性会将自己身为男性霸权下,次等公民的第二次「性的经验」,传承给自己的女儿。无形中她们内化了压迫者的形象,并沦为压迫另一批人的工具。

  然而,女性主义中的这项论说,同样也在同志族群中发生。

  虽然随着科技资讯不断进步,人类思想也逐渐文明开放。许多原本躲在柜中的同性恋朋友,都开始走出来,勇敢做自己,同时为自己争取权益。但仍有一部分,在饱受性别歧视后,不但不愿站出来做自己,还对其他同性恋者施加欺压,甚至阻止他人争取权益。

圖片出處:http://cn.dreamstime.com/

  去年我在办性别平等中学生戏剧比赛的时候,就曾经被几个相熟的戏剧教练指责,说我鼓吹同性恋风气。其实我真的很想反问他,究竟鼓吹同性恋风气有什么不好?因为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他这么说,他本身也是在这个充满歧视的社会中饱受边缘的族群,却为何要对我进行指责?

  「冤枉啊大人!」,我这个比赛最终目的不过是想补足我国缺乏性别知识的教育系统,让学生了解自身的权益,同时尊重所有性别族群。

  但他认为太早灌输学生性别意识,或者让他们知道原来世界上除了男女,还有其他性别这件事,似乎有欠妥当。因此最终还是拒绝参赛。

  我曾在一所中学执教过一段时间。那所中学的校规里,其中一条规则是禁止同学之间发生同性恋情,违者最严重的惩罚是被开除学籍。某一天,一对女学生因牵手被我同事抓个正着。我同事严厉地将她们俩训了一顿,並记录在案要她们保证以后不会再犯,做个「正常」的学生。

圖片出處:http://tupian.sioe.cn/qianshou/

  但最耐人寻味的是,私底下我知道那同事是个同性恋者。

  所以我偶尔在想,像我一个外人,做这些有的没得是不是太多事了?连你自己都不愿为自己的族群站出来,连你自己都不愿承认你自己,我在这里拼命是否有些多余?


作者简介

汪壬捷,外表看起来斯文又正面,但实际上却是一个满肚子坏水兼个性扭曲的家伙。笑起来的样子令人联想到恐怖分子,极度讨厌的东西包括规矩、教条,及一切酸的食物。目前的正业虽然是一名剧场工作者,但由于正业收入无法糊口维生,因此跑去当新闻工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