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约作家/繁木 - Bersih4.0與差異發聲:「同志做為公民」的現身與試煉

繁木
September 22, 2015


  街上其实是吵闹的,吶喊得最大声的口号往往压过其他微弱或沉默。2015年8月,我们带了一面好大好大的彩虹旗上街参与Bersih4游行集会。集会上,我们看见了妈妈团、律师团、土著群体、环境保护的团体出现,当中却只有同志现身被谴责。我认为原因很简单,这世上没有妈妈污名、律师污名,但是在部分群众眼里同志是肮脏污秽的,因此担心同志现身会污染了「干净的集会」。



  想起2014年6月汉堡王(Burger King)推出「骄傲华堡」(Pride Whopper)套餐,汉堡彩虹的颜色的包装纸打开后上面写着「we are all the same inside」,配合「旧金山同志骄傲大游行」表达对同志的支持。有的顾客打开汉堡包后感动流泪,汉堡王将顾客的反应拍下来,剪辑成广告后在网络疯传。

  我当时在想,我们是不是真的all the same inside呢?

  其实不是的。同志所要争取的是平等,而不是相同。

  若我们追求相同,的确是一件值得担心的事情。不论是不是同志,每一个人都遭遇过在一个群体中觉得自己格格不入或是居于少数的感觉。比如聚餐的时候整个餐桌上的人都选择了凉茶,你却想喝薏米水。比如整间舞蹈教室里面都是女孩,而你是唯一的男孩。比如身边的朋友都在拿同志开玩笑,而你觉得其实同志没什么问题。我们日常生活之中,差异一直都存在,但差异存在不代表有优劣之分,更没有「多数就是正确」这种道理。一个民主进步的社会,绝不是要求每个人都彼此相同,而是无论怎样,互相不同的人都拥有平等的权利,都不会因自己的选择而感到压迫。

  小时候不知道怎么样地,我们就被教导「少数服从多数」,似乎觉得人数多、声音大就有了有某种神奇力量,多数人相信同一件事情它就变得是对的,多数人做的事就变得值得去做。我们的社会其实经常用孤立的方式,来威胁少数意见不相同的人。无论是网络世界,或是现实生活,我们发言表达意见之前,一般都会初步地去试探和评估所处环境的意见气候,当人们发现自己的意见和多数人一致的时候,往往会越来越勇敢、越喊越大声;而当人们发现自己的观点居于少数的时候,很可能会选择保持沉默,自我消音。


  街上其实是吵闹的,吶喊得最大声的口号往往压过其他微弱或沉默。

  2015年8月,我们带了一面好大好大的彩虹旗上街参与Bersih4游行集会。集会上,我们看见了妈妈团、律师团、土著群体、环境保护的团体出现,当中却只有同志现身被谴责。我认为原因很简单,这世上没有妈妈污名、律师污名,但是在部分群众眼里同志是肮脏污秽的,因此担心同志现身会污染了「干净的集会」。倘若一个人看待同志身份可以如同看待妈妈、律师、土著一样,那么似乎就不会出现这样的担忧。母亲的身份不会模糊焦点,那么同志身份何来模糊焦点之说?嗯,我想这当中一定还有什么误会吧?集会结束之后,网络媒体出现了支持同志的人士表态不认同在集会举彩虹旗的行为,认为以同志的身份参与这次集会不合时宜,原因是这次集会追求的是一个干净选举、干净政府、异议权利、拯救经济,而不是同志的权益。

  让我们来仔细想想,同志权益究竟是什么呢?对我来说,同志权益不是要争取任何特权,而是每个人都有的人权。世界人权宣言第十九条这样写着,「人人有权享有主张和发表意见的自由;此项权利包括持有主张而不受干涉的自由,和透过任何媒介和不论国界以寻求、接受和传递消息和思想的自由。」另外,马来西亚宪法第十条第一款,写着保障所有国民的言论、集会与结社自由。我想这么说来,任何人,带着任何身份,拿着任何旗帜或标语站在现场,都应该不成问题吧!


  有的群众是身体先投入运动,然后才是脑袋。

  先投身参与其中,然后从中开始学习观察,进而形成自己独立思考的能力。我想上街回家之后,我们确实还有很多需要认真学习,而往往刺激我们进步的就是与我们意见不同的人。喊完口号之后,我们需要更多的知识累积、论述能力、批判思考、意见沟通。一个社会的主流价值观念,不是永远不变的,它可以随着时代和思想的改变,不断被追问、被争辩、被赋予新的答案。

  在一个大的事件里面,不要放弃传出一个小的声音,因为这很可能就是将翻转整个沉默螺旋的力量。


作者简介

哲学系大学生。不烟不酒,怕猫怕狗,早睡早起。平日经常胡思乱想,正在练习用各种方式好好表达,写字、说话、图像、音乐、拍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