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专栏

马各X士口

我的石墙 - 为什么社会贬抑「女性」、歧视「阴柔」?

人类对性别的认同是没有依照固定的定律,是流动性进展的。从「母系社会体制」演变成「父权社会」,从女性「三从四德」到女性可以「自由恋爱、离婚」,直至今时的「多元家庭」课题的浮现,都证明了两性课题的流动性,以及人类对性别课题的韧性是可以改变的。
马各X士口

我的石墙 - 性愛旅游:尋覓與想像「流動的性」

性欲是肉体上需求,如同食欲般,是可以解决的。爱情与肉体上的性欲是没有链接的,但是人们却把它们牢牢牵在一起。我不是因为与那人发生了性行为而变得更爱他。倘若你意外残障了,是否代表你就没有了爱情?那是对的吗?我们究竟从哪学起爱情与性忠贞是相等的呢?需要加以深思。
明越

​越界情欲 - 乳頭要說話

女性的身體不能裸露,因為大家認為這會招來男生色色的眼光,甚至是性騷擾、性侵害。特別是乳頭,那兩點說什麼都不能裸露,也許一種情形可以豁免——哺乳幼兒。如果乳頭露出來了,這個女性就是淫蕩、不知羞恥、會被男生性騷擾。即使穿上衣服,不戴胸罩的女性往往也會被指責淫蕩、不尊重。但有很多女生其實不那麼想帶胸罩,她們也希望在夏日炎炎的下赤裸著上身,可是這樣的念頭往往被批評。
马各X士口

我的石墙 - 泼水节的裸露

「精英派」请你们看清那样的事实吧!若那是你自然的表现,那无妨;若那是你故作阳刚精壮的,那么其实是你自己跌入异性恋中-男尊女卑/男壮女柔的圈套里。难道你不因为你自己能够如何展示你自己,而感到欢欣吗?
刘艺婉

同书同话 - 期盼爱情零距离

我多么希望,能够再多一些力气,再努力工作一点,好让顽固的异性恋者明白,接纳、包容不同性别的爱情是极为重要的事,那是让很多人快乐的事。让彼此的爱情,零距离。
马各X士口

我的石墙 - 认识性别

如此的性别(Gender)角色,它代表了社会上要看到那样的我们,不管你是男或女。但那些这些都是个人要的吗?都是每个不同人舒服于表现那样的自己吗?   我们一出生就带有自己的性(SEX),不管是男生还是女生,又或者极少数的双性。这些都是上天"赐"给 我们的,我们没有得选择。即使我们的父母也无法在这选择上,做出决定。
欧阳文风

我和我的男人 - 「爱」,不分性别

  爱情就是爱情,如此简单;但为何世人如此愚顽? 坦白说,同性恋和异性恋其实都没有甚么两样,除了性取向不同,除了爱人性别与自己一样,结婚之后,同样百般无聊。爱情就是爱情,婚姻就是婚姻,无论同性异性,其实大同小异。我就是不明白,为甚么那么多人看不开,就是不明白,以为同性恋大不了,结果拼命反。同性恋者的婚姻生活,其实与异性恋者类似真的没有甚么大不了!
明越

​越界情欲 - 可以带他/她回来吃团圆饭吗?

  店里在播放着「 咚咚咚锵」的贺岁歌曲,我喝的咖啡越来越涩。看着他们时而高兴,时而难过地讨论过年与家人的话题,我心里其实是有梦想的。希望有那么一天,我们可以带着自己的伴侣一起回来吃团圆饭,或者以自己想要的性别样貌与家人一起过年。我希望LGBT的朋友不会因为性别认同、或性倾向跟一般人不同而被拒于门外。不一样又怎样?我们还是一样要过年,对吧!
汪壬捷

布鲁觉得对的事 - 保护玫瑰少年:马来西亚的「 叶永鋕」

  于是后来,我在网上打印了一篇名为《 夜,永志不忘──记叶永鋕 》的文章,那是一则发生在台湾的校园性别暴力事件新闻。我把文章在大家面前摊开,大声地朗读。在那之后,所有人的脸色都有点闷的,随口乱聊了几句后便各自回家了。最后又变得跟从前中学的时候一样,小贤就只是一个会把聚会气氛破坏(抑或是破坏社会安宁?)的讨厌鬼。
刘艺婉

同书同话 - 对抗歧视:转向视线外的光影

  当我们谈性别平权,必须包括各种性别特质和性倾向的平权。这社会的每一个人,才有可能因此而平等共存。如果你们是念纯美术的,怎么可以不多具备一些人文关怀,多设身处地了解不同群体的感受?如果你们是念商业美术的,更应该具备性别平权意识,现今广告嘲笑男生娘娘腔、女生懦弱无能之类的已经够多,你们应当有能力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