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马来西亚是否包含我们全部人而无一例外?

 

新马来西亚是否包含我们全部人而无一例外?

今年5月9日,馬來西亞人民完成了不可想象的任务,推翻长久以来唯一一个统治我国的政治联盟“国阵”——也正是这个政党带来了贪污成风的政治体制、令人难受的族群与宗教的紧张关系、以及越趋压迫的法律。为了拒绝败坏的政治,马来西亚的人民选择了替代的执政党“希望联盟”,这个政党联盟向人民保证希望、改革与包容每一个人。因此,5月9日的大选产生了历史性的巨变,这个结果被赋予一个称号叫做“新马来西亚”。



LGBT性小众熟悉的创伤

三个月过去了,许多边缘化的社群仍在观望,改革的承诺何时才得以实现。LGBT社群长久以来持续遭受到前朝政权的迫害,并且在新马来西亚亦尚未得到任何喘息的空间。一名新上任的青年与体育部长赛沙迪的助理,仅仅投入工作几个星期,就遭受到反对人士在社交媒体上,以性倾向为由而不断恶意中伤。作为这名助理的雇主,也就是希望联盟执政的政府,选择不为他辩护。紧接着,在槟城的一个摄影展中,首相署宗教事务部命令,强行撤除两名LGBT运动人士的照片。


上述事件在媒体的广泛报道,与在社交媒体上引起激烈争辩的情况下,致使悲剧接踵发生。在森美兰州,一名跨性别者遭到八名男子用木材与管子袭击。在吉隆坡,一间酒吧遭到联邦伊斯兰宗教发展署的突袭,而这个典型的“旧马来西亚”的行动,竟获得联邦直辖区部长的护航。众多事件当中,LGBT群体一遍又一遍地被告知,他们无法如同其他马来西亚子民一样享有同等的权利与保障,而仅能存在于私人空间。并且,国家将LGBT群体弃之不顾,导致他们缺乏合法的救援管道,难以抗衡宗教执法单位的强迫“指导”。


“那些针对我们社群而来日渐升高的敌意并非出于突然。这是几十年来的忽视与压迫的体现,以及来自宗教人士与政府对于权利与身份的否定。在我们尚未及时阻止前,还有多少暴力将会发生?”努曼亚菲菲陈述道,他是一名青年与LGBT权利组织者。


这些事件是在新政百日内接连发生的。并且,正当这个国家准备迎接新政治的第一个国庆日烟火时,两名年轻女性却在等候登嘉楼伊斯兰法庭的鞭刑。今年四月,她们遭宗教执法人员逮捕,被控诉企图发生性行为。她们每人遭罚款三千三百令吉,以及面对六下鞭刑。尽管新马来西亚承诺支持人权,但是这项泯灭人性的判决即将发生在这两名女性身上。


“这个局势使得LGBT社群感到无助与受到威胁,尤其伴随着仇恨犯罪与歧视言论的增加。这个判决只会变相鼓励加害者与挑衅者,延续他们对整个社群的敌意、暴力与攻击的行为。除此之外,近来的事件将会增加马来西亚人对伊斯兰教的错误想法与伊斯兰恐惧症,而这些问题本来已经相当令人忧心了。”张玉珊声明道,她是马来西亚异样人权运动人士。


持续针对LGBT群体实施泯灭人性且歧视性的判决


登嘉楼的案件围绕着众多持久的疑问:那些女性应遭受如此残酷、羞辱与泯灭人性的惩罚,而只是为了杀鸡儆猴吗?那些女性是否拥有机会取得法律谘询与援助?这项判刑将会在何处实行?是否会在联邦监狱执行?果真如此,据2000年的监狱条例规定,禁止对(任何年龄的)女性囚犯实施肉身的惩罚,那么联邦执法机构是否还可以对一名伊斯兰女性处以鞭刑?目前,LGBT遭受到可怖的言论、歧视与暴力对待的现况下,这项惩罚究竟意味着什么?


人权促进组织秘书长艾薇乔治亚声明,“在刑事与伊斯兰法典中,鞭刑与抽打皆应被废除,因为它违背了任何宗教与人权的最高原则,那就是人性的尊严。否则政府今日宣告遵守《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将会沦为缺乏决心与不真诚。此外,国会应停止这些自相矛盾的举动,以及回答这个法律问题:据2000年的监狱条例规定,禁止对(任何年龄的)女性囚犯以及50岁以上的男性实施肉身的惩罚,那么联邦执法机构是否还可以对一名伊斯兰女性处以鞭刑?


在2018年3月的复审中,在联合国《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委员会提供给马来西亚的建议书中,这个议题已被提及。委员会呼吁,“政府应修改伊斯兰法以符合“刑事诉讼法”第289条,其禁止使用抽打的惩罚方式对待女性。”


登嘉楼的案件将会是自五月大选后第一次对女性施行残酷的惩罚,且这距离接收到联合国《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委员会的建议才不到六个月的时间。


自换新政府以来,我注意到,那些针对LGBT群体不断上升的压迫,都是以宗教为名发生的。这个判决侵犯了女性的权利,以及违反马来西亚的宪法。它不应该在新马来西亚时代存在。这不仅仅关乎基于性倾向被指控而遭受鞭刑的两名女性,更是对人性的侵犯与对活生生的他人的压迫。妮莎亚妤声明道,她是一名跨性别人权运动人士。


马来西亚律师公会声明,他们完全地反对鞭刑与肉体的惩罚,并进一步表示“这是一个残酷与野蛮未开化的惩罚形式,会造成伤害的与持久的心理影响,以及不应出现在我们的现代与富有同情心的社会。”他们进一步呼吁,“立即暂停一切肉体的惩罚形式,以及废除所有立法中关于这种惩罚的规定。 ”


马来西亚第一宗对女性施行的鞭刑,是在2010年的纳吉政权下发生,而且是秘密进行,直到鞭刑成为事实的几天后才对外宣布。这也引发了众人的忧虑,包括伊斯兰法庭专横独断的法律程序,以及强化普遍的信念,那就是伊斯兰教歧视女性。法官曾对此表示,该项惩处的用意是“为了教育与使违规者了解自身的错误,以及回归正道。”无独有偶,在这项判决的案例中,亦出现相似的理据如为了以儆效尤警醒公众。可以合理地得出结论,这两名女性自愿接受刑法,因为她们被羞辱而选择屈服。


“这个判决仅仅传达的教训是,我们接受去惩罚表现差异的人、去鞭笞相爱的成年女性、去入罪对他人无害的事情、或者让国家告诉成年人对自己的身体可以做什么。对LGBT群体而言,这个教训传达的是,我们不属于这里、我们是罪人、我们应该躲藏与掩饰。但是,我们之中的多数已经疲倦于躲藏与掩饰。我们不是罪人。我们是你的家人,我们是马来西亚人,我们如同所有人属于这里,只是想方设法地去生存着,尽我们所能地去做出贡献,在我们尚有能力时去寻觅幸福。我希望马来西亚停止教导仇恨与分化。相反地,我们应教导爱、尊重与平等。”冯启德声明道,他是性向自主的共同发起人与LGBT权利倡议人士


完成为全民的人权进行改革的承诺


针对这起事件,性别平等联合行动联盟(JAG)致函首相和总检察长,呼吁政府“复审鞭打作为一种惩罚的形式,因为它是极不道德的酷刑,以及违反国际人权法,这项国际法将鞭打与其他形式的肉体惩罚视为残酷、泯灭人性与羞辱的对待。性平盟进一步表示,“LGBT是一个方便的目标以挑起伊斯兰保守情绪,”以及,该组织呼吁新政府,“应展现政治意志与勇气,以一劳永逸地解决类似有害的道德管制的法律。”


大马非政府组织联盟(COMANGO)2018年的报告,由马来西亚52个团体联署,呼吁政府“消除在刑事司法系统中所有形式的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对待或处罚,包括抽打与鞭刑”,以及,批准和签署联合国禁止酷刑公约。”


全国人权协会组织(HAKAM)的Gurdial Singh教授也致函予新任外交部长,他表示,“现在是适当的与及时的时机,政府宣布立即停止一切鞭刑的刑事,无论是有关刑法或伊斯兰刑事罪。”他补充,停止鞭刑将标示着一个肯定的承诺,以及作为必要的第一步,以防止由国家施行的任何形式的折磨。


这与希望联盟的在竞选宣言的承诺相一致,“让我们的人权记录备受世界敬仰”(第26项承诺),以及首相马哈迪在独立日的演讲时确保保障“所有人的正义而无论种族与宗教”,并且承诺“马来西亚将会保持强大与进步,就算差异、矛盾与质疑的浮现。”


缺乏实质转型的马来西亚是毫无意义的。这需要所有人的勇气与承诺,包括掌权者。当社会中的部分群体遭受不平等对待,我们都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当前,由人民投票选出的领袖应确保宪法中的基本自由,可以保障所有的马来西亚人。这也是我们所需要的保障。然而,我们现在却相当担忧这两名年轻与焦急的女性的状况。


我们不需要为我们的人权辩护。那两名女性根本不可能有可靠与好的法律顾问为她们辩护。单就这件事来看简直是对正义的嘲弄,不管这在伊斯兰法下将个人的罪恶刑事化具有道德的理据。现在是时候,“新马来西亚”应阻止这样的不公正,如果我们真的身处在一个充满希望的时代。Angela M. Kuga Thas声明道,她是 KRYSS共同创办人。


我们首先都是,人,值得尊重与自豪。现在正是时候,我们的社群与我们的国家采取行动,肯定这个“新马来西亚”包含我们所有人,无一例外。


马来西亚LGBT团体与个人共同联署

02.09.2018


原文:https://justiceforsisters.word...